Loading
网站搜索:
心灵驿站

妈妈的七十年

作者:李捷 责任编辑:汉江局网管 来源:水文汉江局 发布时间:2019-09-04

我的妈妈1949年8月生人,是标标准准的共和国的同龄人!就在采写此文的前一天,2019年8月30日,我们大家庭成员欢聚一堂,热热闹闹地给妈妈庆祝了70岁的生日。穿越岁月的烟尘,抚今忆昔,回首七十年人生的道路,古稀老人不禁心潮澎湃,思绪万千。

贫瘠童年:为水文人的女儿

妈妈出生在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,这里地处淮河南长江北, 是安徽有名的贫困县。妈妈的奶奶,是个典型的旧式老奶奶,裹小脚,重男轻女思想严重,偏心疼我舅舅,对我妈妈秉承的教育理念是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幸好我外公坚持说女孩子也要上学读书,我妈妈才得以走进了学堂。妈妈一天到晚很忙碌,放学后要帮奶奶种菜园,还要去地里挖野菜喂猪也喂人吃,还负责带弟弟。

外公自幼聪颖过人,特别喜欢读书,是十里八乡有名的“秀才”。五十年代初,新中国刚刚建立,百废待兴,各个行业都在招揽有知识的人才。不甘于困在贫瘠的老家,外公来到了南京城。有同学推荐,正好有水利系统在招人,勤奋好学的外公一举通过了考试,正式成为长江水利委员会的一名水文职工。上班之后,外公更加刻苦地学习,在1955年,考上了华北水利学院水利工程系,真正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大学生。那个年代大学生真的是稀缺资源啊,周总理说,七个农民才能养活一个大学生啊。读过文天祥,读过陆游,崇拜邱少云,对着滔滔的汉江水,外公立下一生的志向:把一生都献给祖国的水利事业,把自己所学到的知识全部用来建设新中国。

1959年,可怕的三年自然灾害到来了。安徽省境内饿殍遍野,村子里的乡亲有时候一天也见不到一粒米,天天吃野菜,吃的人脸都浮肿不堪。妈妈有个玩的要好的小姐妹,饿死了,她妈妈悄悄把她背到乱山岗上埋了,然后封锁消息,为的是生产队按照人头可以分到一点点的粮食。

妈妈一家人也时常吃不饱,但由于在襄阳水文站工作的外公克扣了自己的口粮,偷偷寄粮票回乡,妈妈他们还能有一口吃的。1960年春天,外公想尽办法把妈妈和舅舅从贫瘠的老家接到了襄阳,进城之后日子就好一些了,起码妈妈和舅舅每个月有了定量粮食,不至于恐惧说饿死了。

有一个学习的机会不容易,我妈自小就懂得要珍惜,要好好学习。1963年,妈妈凭借优异的成绩考进了襄阳五中的初中,住校。这一年,外公外婆工作调动离开了襄阳,那时的水文人就是这样,没有固定的家,总是在不停地沿着河岸走,不停地搬家,单位安排去哪里就立刻到哪里安家。我舅舅学习成绩不好,没有考上好的初中,只能上民办初中,民办初中没有住宿条件,所以也被带离了襄阳。亲人们都走了,就剩下妈妈一个人在襄阳生活,一个人住在偌大的校园,特别孤单特别落寞,常常一个人发呆,暗暗地羡慕那些父母在身边的同学。

64年春节,外公在河南祁仪径流站上班,由于年后水文职工要集训半月学习新的测流技术,过年也放不了几天假,于是外公狠心写信给妈妈,叫她不要来河南过春节。妈妈接到信,大哭了半日,在学校孤零零地过了一个节。

幸好我妈妈热爱文学,在那些孤独的日子里,文学和书籍给了她很多的慰藉,滋养和激励着她的心灵,不屈服,咬紧牙关,坚持住!

灰涩青年:蹉跎岁月稠

1966年,正值妈妈初中毕业,文化大革命开始了。外公被打成黑五类,贴大字报说他是“黑技术尖子”,妈妈和她的同学们被下放到谷城农村,开始了漫长十年的知青生活。

这段日子是异常灰暗和苦涩的,外公外婆天天挨批斗,妈妈与父母兄弟彻底隔绝,白天要到水库、农田干繁重的农活,她身材瘦弱,老是不能挣到太多的工分,最痛苦的是不能再上学了,妈妈语文特别好,一心想考武汉大学的中文系,她美丽的大学梦破灭了。

幸而在那里,妈妈认识了我的爸爸,爸爸也是五中的学生,高三,俗称“老三届”,爸爸家的情况也不好,我的爷爷也因为当年有黑历史,天天挨整。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同病相怜的妈妈和爸爸相知、相依、相恋。

和顺中年:为水文人的母亲

1976年,妈妈返回襄阳,与爸爸结婚。爸爸分配到一家工厂担任技术员,妈妈分配到一家国营商场担任会计。1978年,我出生了。非常有幸,我出生的这年年底,中国大地上发生了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件,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,做出了改革开放这一“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”,拉开了中国人创造震撼世界的“中国奇迹”,“中国速度”的大序幕。

真是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。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着中国大地,衣食住行各个方面,我们家都悄然发生着巨大的变化。

我小的时候,最经常看见的画面就是昏暗的煤油灯下爸爸弯着身子在画机械图,妈妈噼里哗啦在练习打算盘珠子。他俩都觉得蹉跎的时间太长了,现在生活总算安定了,格外要珍惜当下的时间,一定要抓紧练好工作的技能,好好为单位服务呀。我妈是个非常有原则的人,别看每天有很多人民币从她手里经过,她都坚守着自己的底线:这是公家的钱,一分钱都不能动,做业务最熟练的会计,做最敬业最勤勉的职工。

落实政策之后,外公外婆来到了武汉,分到了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从事水文管理工作,相对于之前的“居无定所”,“顺水漂流”,渐渐地日子也稳定下来了。只是妈妈与外公又长久地分隔两地,只有过年的时候父女亲人才能团聚。

我心里明白:我外公一直是我妈妈心中的高山,是她最为敬爱的人。这些年,在汉江在长江,外公的足迹遍布上游下游大大小小五十多个水文站、水位站、径流站,参加过葛洲坝水电站、陆水水库、丹江口水库等大型水利工程建设,他精通水文测验、造船、河道地形、船舶维修等多项技能,担任过船厂厂长,外公的抽屉子里,鲜红的奖状奖章密密麻麻,有四五十张(个),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、“治江先进个人”、“水文技术能手”、“长征突击手”等等。这些都是外公的军功章,是他作为新中国第一代水利人的丰功伟绩。

上小学的时候,爸爸妈妈带着我去汉江边游泳,每每路过襄阳水文站伫立在江边的自计式水位台,妈妈都要驻足良久,轻轻地跟我说,看,这就是你外公当年工作过的地方。

1995年,我高考,面临填报志愿。爸爸帮我选择了武汉水利电力大学,至于什么专业,他有点犹豫。妈妈说,就填报治河专业吧,和你外公当同行,做一个水文人!妈妈这一句话决定了我一生的事业和方向。最终,我非常顺利地被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港口航道与治河工程录取。

妈妈又成为了一个水文人的母亲。

幸福晚年:最美不过夕阳红

今年是我大学毕业20年,也是我从事水文工作20周年。这些年,我辗转丹江口、陕西白河、河南新野以及襄阳各地,做着我热爱的泥沙分析与水质分析工作,亲眼见证着汉江水稳的巨大腾飞。水文站越建越漂亮,测验设施越来越先进科学,水文职工的待遇越来越好,水文家庭的幸福指数也逐节攀升。我和妈妈还是聚少离多,妈妈越来越老了,她本来对于我的专业也不是很懂,但是每次相聚,我都要抚摸着她粗糙的手,给她讲着我工作中的种种趣事,讲讲最近我又有了什么或大或芝麻绿豆一样小虾米的进步,妈妈非常耐心地听着,叮嘱我要爱惜身体,认真工作。

我记忆中,除了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,还有一天,妈妈也笑得特别灿烂,就是我入党那天。由于历史的原因,爸爸和妈妈都没有成为共产党员,他们一生只是普通群众,而我成为共产党员,是他们特别的骄傲。

2015年,我外婆去世,临终前给我妈和舅舅交代后事:她的骨灰火化后暂时寄存在殡仪馆,待外公百年之后,老两口的骨灰不要运回安徽老家落土,要撒在汉口水文站汉江与长江的交汇处,两个老人与汉江、长江打了一辈子交道,走之后也想永远与江水在一起,将来长江流经处后人皆可祭拜,“生为长江人,死作长江魂”……

2017年,我的散文集《我寄丹心与汉水》正式出版,2018年我光荣地成为襄阳市与湖北省作家协会成员。因为我妈妈的心里一直有个“作家梦”,她未能圆梦,而我,她的女儿希望可以代替她实现她的梦想,文学的天赋是妈妈赋予我的,这是一种血脉的传承,也是爱的皈依。

2019年,我这个“抠”了一辈子的妈忽然转了性子,她爱上了旅游。之前若干年里,我苦口婆心地劝她出门看看,说钱我出,她都直摇头说,花那个冤枉钱干吗。今年,在她一群死党的怂恿和游说下,妈妈终于勇敢地走出了那一步。和她的好朋友们一起相约,去了新疆、青海、甘肃、陕西、山西,还第一次坐上飞机去了泰国。8月,襄阳晚报面向社会广泛征集童谣,我的女儿也投了一首,这是专门为姥姥写的,名字叫《姥姥今年不一样》

姥姥今年不一样

姥姥今年不一样,国内国外旅游忙。

坐上高铁与飞机,观看美景喜气洋。

以前的日子穷呀,哪舍得出去玩呀。

以前的手头紧啊,哪舍得坐飞机呀。

改革春风四十年,如今生活变了样。

今年建国七十年,老有所乐奔小康。

“最美不过夕阳红,夕阳是晚开的花,夕阳是陈年的酒,夕阳是迟到的爱,夕阳是未了的情……”

我的妈妈这一生真的非常平凡,写这篇文章之前,我实在是觉得她真没有一件可歌可颂的光辉事迹。然而,真正开始动笔了,讲到她每人生的每个阶段,我都不禁非常动容、感慨。妈妈的身上闪耀着我们中华民族传统女性的光辉,我的妈妈,善良、勤勉、达观、坚韧!我的妈妈只是全中国千千万万个共和国同龄人中的一员,他们这一代人,与我们的共和国一起经历了起起伏伏,悲悲喜喜,风雨不弃,祸福与共。个人的命运永远与祖国的命运紧紧相连,息息相关。今天我的国家这么繁荣强盛,他们可以安度幸福的晚年,就是我们做子女的最大心愿。

有了共产党才有新中国,“有了强的国,才有富的家”,今年,我的妈妈70岁,我的外公90岁,真诚地祝愿伟大的祖国妈妈越来越美丽富强,祝福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薪火相传、星火燎原,祝福两位老人长命百岁,和和美美,幸福安康!

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

联系电话:0710-3720767 传真:0710-3720760 E-mail:hjxub@cjh.com.cn

地址: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琵琶山路六号 邮政编码:441002

技术支持电话:0710-3720777 E-mail:hjyell@cjh.com.cn

长江水利委员会汉江水文水资源勘测局 版权所有 鄂ICP备 11015656